首页 - 公司
快速评论

蒸发了160亿!国企也开始批量“造假”

浏览: 2024-06-07 15:46:57
“浓眉大眼”的国企竟然也开始上演“叛变”的剧情。

来源 | 凤凰网风财讯

作者 | CH


1990年的央视春晚上,陈佩斯在小品《主角与配角》中贡献了那句流传至今的经典台词:

“我原来一直以为,只有我这模样的能叛变。没想到,你朱时茂这样的浓眉大眼的家伙也要叛变了!”

时隔三十余年,“浓眉大眼”的国企竟然也开始上演“叛变”的剧情。

近两个月,深圳特发信息(000070.SZ)、邯郸汇金股份(300368.SZ)、辽宁锦州港(600190.SH)、平潭海峡创新(300300.SZ)、新疆中泰化学(002092.SZ)、浙江国瑞科技(300600.SZ)等多家具有国资背景的上市公司因收入虚增等财务问题被“披星戴帽”,一度登上社交平台热搜榜。

凤凰网风财讯粗统,上述被罚上市国企中,通过虚构贸易等方式,虚增收入合计超160亿元,行为持续短则一年,长则五年之久,从而导致数十万股民遭受损失。

而在上市国企造假被查背后,部分国企急于求成、躺平式管理、国资价值流失等问题值得深究。


疯狂吸血上市公司

为进500强不择手段?

自5月21日复牌以来,中泰化学的股票简称已经变更为“ST中泰”,并连收4个跌停板。截至发稿,股价再跌超过5%。

半个月前,中泰化学因虚增收入,被新疆证监局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下称处罚书)。

天眼查显示,中泰化学的控股股东为新疆国资委实控企业中泰集团。2022年,中泰集团首次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榜单,排名434位,是新疆省内第一家世界500强企业。

然而,对中泰化学而言,控股股东“世界500强”的目标却像是一个“魔咒”。

华夏时报曾报道,中泰化学董秘办表示,虚增收入是为了完成控股股东下达的营收目标。“可能集团想的是进世界500强吧。”

世界500强,是王洪欣时期的“产物”。2012年6月,曾担任中泰化学董事长的王洪欣,升任中泰集团董事长,时年中泰集团首次提出“挺进世界500强”的目标。

而据深交所关注函披露,也是自此中泰化学收入开始进行大额虚增。短短三年(2020年-2022年),其累计虚增收入72.85亿元。与此同时,中泰集团疯狂吸血上市公司,仅2021年-2023年,累计占用中泰化学资金超过84亿元。处罚书显示,仅2022年虚增超42亿元,2021-2022年控股股东占用资金超77亿元。

受此影响,中泰化学净利润自2019年以来,首次出现亏损,金额高达28.65亿元,同比骤减约470%。

在过往三年中泰集团的吸血及中泰化学的虚增行为中,王洪欣到底扮演着怎样的角色,目前尚无官方定论。

不过,2023年2月,王洪欣调任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工信厅党组书记、副厅长。一个月后,王洪欣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对赌收购为何总是“1+1<2”?

“大管家”躺平式管理终被查

同样囿于宏伟目标的还有特发信息。

特发信息是深圳市国资平台特发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肩负着助力集团十四五期间达成“双千亿”目标的重任。

近十年间,特发信息加速收并购脚步,收购了四川华拓、神州飞航、软通智慧、成都傅立叶、东智集团等多家企业。

然而,在特发信息过往收购中,结果却并不如人意。

2015年4月8日,特发信息受让陈传荣等4名自然人所持东智集团(下称“特发东智”)股权,成为特发东智的实控人。

与此同时,双方就2015-2017年的净利润签订“对赌协议”,陈传荣单独就2018-2020年净利润再度签订补充协议。

看似再寻常不过的商业对赌协议,却滋生了硕鼠与腐败。

5月底,深圳证监会查出,为完成业绩对赌,在2015-2019年的五年间,特发东智通过跨期调节营业成本、虚构业务等手段,虚增或虚减收入、营业成本和利润。仅2019年,特发东智通过虚构业务,虚增营收3.28亿元,利润4386.71万元。

该行为直接导致特发信息年报虚假记载,股价连收9个跌停板,被戴帽。

成都傅里叶同样与特发信息签订了“对赌协议”及补充对赌。尽管在2015-2017年的对赌协议期,被收购方完成了相应的业绩承诺,然而此后三年,成都傅立叶仅2020年盈利达到了补充对赌承诺数额。2023年,成都傅里叶净利润甚至出现亏损4089.75万元。

另一家被收购的四川华拓在2023年出现亏损后被转手出售给了奥飞数据(300738.SZ)。

受此影响,特发信息业绩表现始终难言改善。2020年-2023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44.55万元、-6.18亿元、1334.9万元、-2.72亿元,长期在亏损边缘徘徊。

特发信息几番收购为何总是“1+1<2”?深圳证监局及纪委的通报或许能窥得一丝答案。

据证监局对特发信息年报虚假记载的处罚书,对时任特发信息董事长或总经理,兼任特发东智董事长或董事蒋勤俭给予警告,并处以400万元罚款,同时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该处罚甚至远高于收入虚增的主导者陈传荣等人。

同一时期,“廉洁深圳”通报,蒋勤俭违规收受礼品礼金、违规打高尔夫球、违规决策建设高耗能项目等,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硕鼠”虚增86亿收入

国企一把手置若罔闻?

近日,监管层调查认定,2018年-2021年,锦州港通过与上海盛辙、舟山丰聚益等7家公司开展无商业实质的贸易业务,合计虚增营收逾86亿元。

截至目前,锦州港也是本轮虚增收入数额最高的上市国资。

而7家公司的实控人均与时任锦州港副董事长、总经理的刘辉,有着密切业务联系。

据锦州港表示,上海盛辙、舟山丰聚益尚的实控人丰兴波、大连和境、宁波百荣、上海银鸿、宁波朗逸、重庆岳城川聚的实控人谭捷都曾与刘辉存在业务合作。“(刘辉所管理的)联营企业锦国投对本公司部分客户及供应商能够施加影响”。

刘辉作为总经理,是锦州港贸易业务虚假记载的主要领导者。而其直属上司、锦州港董事长徐健在这四年间为何也监督缺位了?

据监管层的行政处罚书显示,徐健除了召开董事会、股东会、重大事项等时间外,长期不在锦州港实地办公。这一行为也被质疑其存在躺平、懒政之嫌。

国企高层管理人员,既走在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一线,也承担着做大做强国有企业的使命。当他们手握以国家信用为背书的平台管理权,无疑就拥有了调动社会最优质资源的极大能量。

而执柄者一旦急功近利、贪污腐败,也势必会产生更大的破坏性。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推荐用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