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快速评论

比亚迪被诉1.53亿元!曾轰动全国的11亿“广告门”余波未了

作者:深蓝财经 来源:原创 浏览: 2022-08-04 15:40:08
曾轰动全国的“比亚迪广告门”事件,原以为在2019年底迎来大结局,结果没想到两年之后,竟还有后续。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曾轰动全国的“比亚迪广告门”事件,原以为在2019年底迎来大结局,结果没想到两年之后,竟还有后续。


比亚迪被诉1.53亿元

近日,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雨鸿”)诉被告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比亚迪汽车工业有限公司、比亚迪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一审裁定书公开。

裁定书显示,该案已于2022年2月14日立案,原告上海雨鸿于2022年3月增加诉请,要求上述四被告共同向原告支付为比亚迪集团提供系列项目的实际执行费及服务费1.53亿余元。

因被告比亚迪汽车工业有限公司、比亚迪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住所地不在上海市,且原告诉讼标的额超过一个亿,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无管辖权,依据规定将案件移送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处理。

根据媒体的报道,该案正是四年前轰动全国的“比亚迪广告门”后续。


“比亚迪广告门”简要回顾

“比亚迪广告门”的核心人物,名叫李娟。

在比亚迪2018年7月12日的声明中,李娟最早于2017年5月份使用“上海雨鸿”的名义,以自有资源(广告及活动)试用及免费试用为切入点,主动与比亚迪联系并开展免费广告宣传。

然而对外,李娟的身份又变成了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比亚迪”)的总经理,其办公室位于上海浦东世纪大道国金二期租赁办公场所。比亚迪称,李娟使用与比亚迪域名高度相似的@sh-byd.com,伪造比亚迪多枚公章,以比亚迪的名义,与多家单位及机构展开广告宣传类合作。

言外之意,比亚迪不能应广告公司的要求,支付相应的宣传费用,因为与广告公司签约的是假的比亚迪。

1.jpg

但在广告供应商眼里,比亚迪对此并非是完全不知情。

比如,根据凤凰网财经此前的报道,上海雨鸿回应表示,由李娟以上海比亚迪名义发包给上海雨鸿的广告业务均属于比亚迪旗下真实业务,事中有比亚迪广告部门及大区相关人员对接,事后有大量业务确认。

2.jpg

一篇微信上阅读量破10万的文章《人BY脸,天下无D》,也出示了一些截图与照片,以证明比亚迪总部品牌公关处总经理李巍、多家正式授权经销商负责人曾为李娟组织活动站台、出车的情况,直指比亚迪的此番声明纯粹是为了撇清干洗、不付款,堪称“一个老赖的诞生”,“令整个汽车界,整个国产品牌蒙羞”。

根据文章的表述可知,文章发布方为卷入此案的另一广告供应商上海竞智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竞智广告”)。

2018年7月16日,竞智广告联合上海雨鸿等多家广告公司联合召开了关于此事的媒体沟通会,会上释放的消息可以总结为,虽然李娟以“上海比亚迪市场部总经理”的身份与广告公司展开业务合作,但是合作的项目均是真实有效的,且一份长达33页的部分项目结算单送到了比亚迪深圳总部,已经得到比亚迪深圳总部采购部人员签字确认。对此,广告供应商们认为,这份结算单是他们掌握的最有利证据,说明比亚迪是知晓此事的。

而后,媒体的报道还原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此次“广告门”的导火索或是由垫资事件引发,30多家广告供应商因收不到回款,找到比亚迪总部,随后便有了轰动全网的比亚迪声明,这桩被比亚迪认定的合同诈骗案,为时长达3年,涉及金额高达11亿元。

事情曝光后,有观点认为,“比亚迪广告门”在发生的3年时间里,30多家广告供应商的广告推广应该动静很大,免费获利的比亚迪不可能不知情。为此,有网友推测,李娟应该只是受益方比亚迪推出来的替罪羊。

一位名叫“陈振宇”的男子走进大众视野。根据李娟的自述,陈振宇是她操纵此事的幕后老板,同时,陈振宇还是比亚迪的“高管”、“隐形股东”。在该事件中,李娟始终对陈振宇进行工作汇报。

不过,这种说法随后遭到比亚迪和陈振宇双方辟谣。比亚迪称,陈振宇并非公司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也从未授权上述人员从事经营活动。另一边,陈振宇告诉媒体,自己多年来一直从事房地产工作,与广告业和比亚迪没有任何交集。

2019年底,这起扑朔迷离的罗生门终于随着李娟的获刑迎来大结局:

李娟未经比亚迪公司许可,擅自设立“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市场推广部办公室”,自称负责人,使用私刻印章与几十家广告商签订比亚迪品牌广告推广合同,未付的款项都高达2.47亿。

李娟称是受比亚迪隐形董事的陈振宇指使并不属实。

最终,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处李娟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没收财产人民币500万元,已查封的房产予以折价后发还被害单位。

3.png

广告商仍困于“广告门”

虽然法院已经对此事盖棺定论,但受牵连的广告供应商们不忘追讨比亚迪的责任。

据不完全统计,事件曝光后,包括上海雨鸿、上海千乘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海速肯广告等在内的多家广告公司都曾以服务合同纠纷为由,把比亚迪告上法庭。

其中,上海雨鸿有过一次撤诉,但在撤诉的一个月后,上海雨鸿再次因服务合同纠纷,向比亚迪发起诉讼,后该案因管辖权问题,被移送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处理。

如今,上海雨鸿诉比亚迪支付1.53亿元,实则也是这家公司的无奈之举。2021年5月,上海雨鸿与霍尔果斯同领立胜的一则服务合同纠纷显示,上海雨鸿名下已无财产可供执行。

截至目前,上海雨鸿共涉及104条法律诉讼、11条限高消费、11次失信被执行人,基本上都是在“比亚迪广告门”之后产生,被执行金额达124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受到“广告门”牵连的公司不止上海雨鸿一家,有同样遭遇的广告公司包括曾为比亚迪华东区、华北区商场执行了三十多场静态展的上海速肯广告,以及上海霜阳文化、上海竞智广告等。

另根据AI财经社的报道,一部分企业还在长期的经济纠纷中走向破产。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