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快速评论

“猪吃猪”惨剧背后,正邦科技早已站在悬崖边

来源: 浏览: 2022-07-25 19:24:44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没想到,养殖行业,也会出现猪吃猪的惨剧,而且发生在上市公司身上。

这样的惨剧,对前不久被曝商票逾期的“养猪大户”正邦科技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根据正邦科技的代养户爆料,之所以发生猪吃猪的惨剧,是因为正邦科技提供的饲料被断。谁都没想到物质丰富的年代,猪竟然会因为没有饲料,饿到同类相食。如果猪界也有鲁迅,都会忍不住写一篇《狂猪日记》控诉:

“我在猪圈里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空无一物的猪槽里看出字来,满槽都写着两个字是‘吃猪’!”

而这起“猪吃猪”惨剧的背后,正邦科技的资金链早已摇摇欲坠,负债率居高不下,早已在资不抵债的边缘徘徊。

断料导致“猪吃猪”

代养户的钱也拿不回来

同类相食,一般出现在极其饥饿的情况。但最近,正邦科技的代养户爆料,因为饲料被断,其养殖的猪,已经出现了“猪吃猪”的现象。

据财联社报道,”养猪大户“正邦科技多地生猪代养户均出现不同程度断料问题,且还面临结款难、退押金难等多重问题,涉及广西南宁、四川江油、江西赣州、湖南湘潭等多地。

据代养户表示,最近正邦科技老是断料,供几天料就断个两三天已成为常态。如果拿不到饲料,猪会生病、会饿死,但即便如此,代养户表示自己绝不会垫饲料钱,“断料就断料吧。”

7月3日,网友“雪中泪”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视频称,断料8天后,正邦科技代养户的代养的猪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出现了猪吃猪。

 

虽然这一行为看似很荒诞,但农户也是无奈之举。首先,因为按照合同的责权划分,农户本就不该承担饲料费用,不承担生猪养殖的市场风险。

据了解,正邦科技的养殖模式有两种,一种是自繁自养,另一种就是“公司+农户”模式,也就是公司为农户提供仔猪、饲料、兽药、全程养殖技术指导和管控,并且负责生猪销售,并承担肥猪销售的市场风险,农户只负责育肥阶段猪场的建设投资、生猪育肥饲养工作。

但如今,代养户却承担了不应该承担的后果。不仅代养猪或许将因为断料饿死、病死,代养户还面临结款难、退押金难等多重问题。

7月26日,正邦科技回应称,断料问题已初步得到解决,并表示,董事长被限制高消费系因为一起开除员工的劳动纠纷案,公司已对该案提起再审,但该案已经被法院强制执行,目前法院已解除对公司的失信执行人名单及对董事长林峰个人的限制高消费。

并话锋一转,表示公司目前已经与国家电投浙江分公司签署新能源合作框架,准备在山东东营落地第一个试点项目。

但正邦科技的危机并没有解除,事实上,正邦科技早已站在了悬崖边上。新能源这条新路,能不能拯救正邦科技,还是一个问题。

逾期、负债、亏损

正邦科技站在悬崖边上

正邦科技资金链紧张早已不是个秘密。

此前6月初,正邦科技因为资金紧张,出现票据违约。据当时的公告显示,商票逾期的主体除了正邦科技之外,还有10家子公司,逾期未兑付的票据余额共计5.42亿元,其中违约金额最高的还是正邦科技自己,其次就是江西正邦养殖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中旬,正邦科技还为子公司江西正邦养殖公司担保融资了5.65亿元,担保期为一年。如果到期未还,这意味着正邦科技还将再承担5.65亿的负债。

但这已经超出正邦科技的承受范围了。

据正邦科技最新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末,公司流动负债总计286.8亿,非流动负债合计约120亿,负债合计406.9亿元,而同期公司的总资产为419.3亿元,总负债几乎就要追平总资产。

也就是说,正邦科技的负债率在持续走高。2021年,正邦科技的资产负债率为92.6%,而上一年这一数据还是58.56%。流动比率从2020年的1.2229,大幅下跌到0.4784;速动比率也从0.7026下跌到0.2462。这意味着,正邦科技的偿债能力,大幅下降。

而到了2022年第一季度,负债率进一步上升至97%。这时的正邦科技,距离资不抵债,只有一步之遥。

但眼下正邦科技最急迫的,还是一大笔即将到期的短期负债。这里面包括121.48亿的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40.11亿非流动负债。

但归属于正邦科技的公司的净资产,却只有6.53亿;账上货币资金只有30.73亿。

而正邦科技持续亏损的经营状况也让市场对其并不看好。据财报显示,2021年正邦科技巨亏188.2亿元,同比暴跌了427.62%。仅一年,就亏掉其2007年上市以来的盈利总额。

而2022年开年以来,正邦科技的亏损状况不仅没有任何改善,反而还在持续恶化。2022年第一季度,正邦科技再亏24.33亿,同比暴跌1249.73%。2022年中报,正邦科技预亏38~46亿。

如此下去,正邦科技净资产,可能要逼近“负”值。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6月初,正邦科技因为资金紧张,出现票据违约。据当时的公告显示,商票逾期的主体除了正邦科技之外,还有10家子公司,逾期未兑付的票据余额共计5.42亿元。据上海票据交易所票据信息披露平台7月1日披露,截至6月30日,正邦科技商票逾期余额为8.768亿元,较6月8日公告的商票逾期余额增加3.348亿元。

此外,据正邦科技公告披露,截至2022年6月,正邦科技及其控股子公司担保总额度为386.9亿,占公司总资产的83.07%,净资产的近19倍,均是以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炒作”跨界新能源

400亿大项目实际只是房东

正邦科技也并非没有展开自救。或许是觉得养猪行业受猪周期影响太大,正邦科技突然决定,跨界到新能源。

6月中旬,正邦科技公告称,已与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签署《碳中和综合智慧能源项目合作协议书》,力争在三年时间内,建设生态光伏、风电、分布式及集中式综合智慧能源约1000万千瓦,预计投资总额达到400亿元左右。

那么问题来了,公司净资产只有6个多亿,身上还背了巨额债务的正邦科技,哪儿来的钱去投资新能源?

这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随后正邦科技才不情不愿的解释:与国家电投的合作中,他们只负责出租屋顶,安装光伏发电器,项目前期主要还是由国家电投进行投资建设。

简单来说,就是炒作。

而且,正邦科技在回复函中还表示,公司不仅没有在项目中投资,反而能通过租赁屋顶,获得一部分收入,缓解公司资金紧张的状况。

正邦科技也并非第一个涉足光伏发电的养猪企业,此前牧原股份、新希望、天邦视食品、温氏股份都曾表示布局分布式光伏发电,利用光伏发电,盘活猪场顶面资源,节能减排、降低电力成本的同时,还能增收。

但对于正邦科技而言,租赁屋顶的钱还是杯水车薪。

租赁房顶能赚多少钱?据张家口日报报道,该市宣化区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项目,预计每年能通过屋顶租金实现增收约200万元。不过这只是农村零散的房顶租赁,养猪场能租赁的屋顶面积就要大很多了。

而据正邦科技对深交所的回复,目前正邦科技已在江西、四川、江苏、广东等20多个省份拥有大量生猪养殖、饲料加工等基地,拥有屋顶面积2000多万平方米,土地资源30余万亩。若按4元/平方米/年的屋顶租金、500元/亩/年的土地租金计算,则正邦科技每年靠光伏发电项目可拿到2.3亿元租金。

但相较巨额亏损和负债,2.3亿能给正邦科技紧张的资金流带来的帮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卖资产输血

正邦科技能活下来吗?

如今,活下来才是正邦科技面临的关键。变卖资产,显然是能更快获取资金的方式。

今年3月,正邦科技发布公告称,拟出售直接或间接持有的8家控股子公司股权,本次合作的资产交易总额约为20亿至25亿元,正邦科技预计从本次交易中将获得11亿至19亿元的投资收益。

今年5月,正邦科技终止了2020年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投资项目,将结余资金36亿元永久转为补充流动资金。

7月初,正邦科技发布关联交易,以转让价1元,总计10元的价格,一举将此前担保的10家资不抵债达的全资子公司49%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控股股东正邦集团。

虽然转让后,上述子公司依旧归属于正邦科技,还是需要财务并表,所有有分析师认为,转让只是为了让上市公司进行一定的资产负债结构调整。

7月中旬,正邦科技又披露,为满足正邦科技生产经营需要,增厚资金储备,提升经营决策的主动性,以满足因周期变化带来的生产决策的调整。公司控股股东正邦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江西永联控股有限公司,拟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不超过6,362万股。

而在7月25日回应断料时,正邦科技再次表示公司将持续通过出售变现能力强的存货,迅速补充经营所需资金,为进一步扩大饲养规模,后续将通过控股股东减持、出售闲置资产、多方式引入专项资金支持,包括优质机构或政府平台等给与担保增信,申请成立专项基金用于债务置换,受让子公司部分股权与合作方共建产业生态等融资举措,增厚资金储备,支持公司业务的未来持续发展。

但问题是,正邦科技可卖的资产,能不能撑到它顺利走出猪周期?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