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快速评论

恺英网络痛失苹果独立维修牌照?背后隐现利益输送

作者: 来源:原创 浏览: 2021-01-07 18:52:38
2015年恺英谋求与方海声通过上海英梦公司合营Hi维修业务,以及后来的方海声拟以7000万元对价支付给恺英,获得上海英梦70%股权的操作,回过头看,都有做概念、做业绩以助推股价之嫌。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12月29日,有媒体报道称:Hi维修已经正式成为苹果中国区首家独立维修服务商。Hi维修是一家提供免费上门服务的互联网手机维修平台,提供手机维修、电子设备回收、手机意外碎屏保险、手机清洁等业务。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3月,Hi维修正式上线,2016年2月,即号称获得上市公司恺英网络A轮融资3000万元人民币。2017年6月,又获得5000万A+轮融资,其中又是恺英网络领投。

本次,Hi维修获得苹果中国区的独立维修授权,对于恺英网络将是巨大利好?市场给予的回应是——1月5日,恺英网络以4.10元/股的跌停价收盘。

Hi维修腾挪始末

在多个交流平台上,有股民向恺英网络提问,恺英网络是否占有Hi维修股权的70%,或者与Hi维修有参股或合作关系?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9年6月1日,恺英网络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介绍了Hi维修与恺英网络的因果关系:

最早:2013年恺英网络设立了一个全资孙公司,上海英梦。2015年,引入Hi维修的创始人方海声,方海声占上海英梦30%股权,恺英网络占70%。

上海英梦作将作为Hi维修手机维修业务的主体,按恺英网络在舆情平台上的说法,方海声最开始承诺,将他旗下两家公司运营的Hi维修品牌和业务按照协议注入上海英梦名下。恺英网络为上海英梦提供资金及资源。

但是,2年的时间,方海声始终未将Hi维修的业务和知识产权注入上海英梦,在此背景下,2017年底,有了第二次运作。方海声与恺英方面约定,将由自己旗下公司出资7000万,收购恺英方面持有的上海英梦70%。交易背景是,方海声谋求将Hi维修的业务注入另一家上市公司进行套现。但是“行业环境恶化,该业务重组失败,导致资金困难”。方海声方面在支付1000万元后,无法支付第二笔6000万元股权收购款。

这个时点上,上海英梦的70%股权已经过户给了方海声旗下的上海一六八公司,而且按照协议,是值7000万元的。

最终,恺英网络方面称,时任管理团队考虑到后续与上海一六八还有其他合作机会,同意上海一六八将上海英梦70%股权退回。并返还给上海一六八原来的预付款1000万。

在上海一六八手里捣腾一圈后,“2019年底,上海英梦合并报表的资产总额仅为91.9万元,收入0.03万元,利润总额-106.03万元”。原来70%股权对应的7000万元估值,去了哪里?

三个关键人:赵勇、郭成林、与冯显超

2019年以前,恺英网络对方海声的股权进出堪称予取予求,其实也是利益输送的一种。而这背后,几个人物与恺英网络的高管的关联性极为微妙。

方海声从事Hi维修业务的经营主体是两家公司,一家叫上海一六八,另一家叫上海嗨匠网络科技中心(有限合伙)。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在方海声旗下另一家公司上海一六八中,有一持股5%的股东叫赵勇,“此赵勇与恺英网络前首席运营官赵勇同名。”

image.png

公开资料显示,恺英网络前首席运营官赵勇,加入恺英前,曾就职于麦肯锡和埃森哲公司,后在某创投基金担任高管,投过神州租车等项目。2009年到2015年在恺英网络任职,2015年恺英网络上市时,赵勇获得了3872.82万股股票,是恺英网络高管中,仅次于创始人王悦、冯显超的第三大个人股东。2015年赵勇从恺英网络离职,创办了一个创投基金——零一创投。

上海嗨匠的股东,是9名自然人,其中有一人,叫郭成林,就是在恺英网络退回1000万后不久,进入了上海嗨匠的股东列表。

image.png

而同样有一个郭成林,在恺英网络原副总经理兼二股东冯显超旗下的上海普超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担任监事。

image.png

据恺英网络离职员工透露,郭成林是冯显超的重要顾问。如两个郭成林刚巧为同一人,那么郭成林成为上海嗨匠科技的股东,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冯显超对Hi维修利益的一种实现。

与恺英前高管的利益勾连背后,Hi维修获得恺英网络投资的股权投资交易及后来的退出,存在多种问题。恺英网络在回复交易所的问询时表示:

“公司前期没有常设投资管理部门,历史上存在部分投资管理内控流程不规范的情况,后经自查已对相关事项进行整改。”

“交易事项(向上海一六八退还1000万预收款)未达到董事会审议权限,但支付时仅履行付款审批程序未经公司总经理办公会书面决策,后期公司与上海一六八签署补充协议予以追认。”

在互动平台上,恺英网络方面称:“方海声先生并未依约履行“HI维修”手机维修业务及其相关知识产权等资产转入上海英梦的义务。为了维护上海英梦和公司的合法权益,上海英梦于2020年10月对方海声先生提起了诉讼。目前案件尚在法院审理过程中。”

操纵市场案尘埃落定

就在此前的12月25日,恺英网络公告称,公司创始人王悦因犯操纵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千万元。

据《证券时报》报道,2015年底恺英网络借壳上市后,曾计划以46.75亿元的价格增发,募集31.7亿元,最终募得资金19.03亿元。

而2015年恺英谋求与方海声通过上海英梦公司合营Hi维修业务,以及后来的方海声拟以7000万元对价支付给恺英,获得上海英梦70%股权的操作,回过头看,都有做概念、做业绩以助推股价之嫌。

2017年起,王悦开始联络配资拉抬恺英网络股价,并先后祭出高送转、大数据、全景相机、VR/AR、小贷、P2P、消费金融等信息,追逐热门概念。最终,王悦操纵市场不仅没获得盈利,反而遭到下属举报,于2019年5月在潜逃时被抓获。

而恺英网络方面,除了王悦,“包括副总经理冯显超、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董事长金峰在内的多为恺英网络高管,陆续遭到公安机关调查或逮捕。”但王悦之外的其它高管,目前已经先后陆续被放出,回到了工作岗位。

另一方面,以王悦、冯显超为首的恺英网络主要股东,因质押爆仓,大笔股权遭到司法部门的拍卖,有失去控制权的风险,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

在此背景下,Hi维修业务与恺英网络的爱恨纠缠,其实是那个特定时期恺英网络的一个注脚。

而究竟资产腾挪的真相如何,郭成林、冯显超、赵勇在Hi维修的资本进出中究竟充当了怎样的角色,或许只有等到恺英网络对方海声的诉讼进入庭审程序后,才能慢慢揭晓。

而当前恺英网络的股权关系的变动,或给二级市场资本玩家制造了新的介入机会。

12月21日,冯显超持有的6750.49万股被网络拍卖,其中竞买人张宇,以1.83亿元竞得4235万股,平均成本约4.33元/股。另一自然人马千里,以1.12亿元,竞得2515.49万股,平均成本约4.47元/股。

恺英网络股价在12月21日当天收盘达到5.11元/股。两个竞买人原本有超过10%的浮盈。但此后恺英股价开始下行,1月5日,最终以4.10元跌停价收盘。深交所龙虎榜显示,当天第一创业证券上海世纪大道营业部,单边净卖出金额达到1.79亿元,或是竞买人在股价跌破成本线后恐慌性抛售所致。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