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快速评论

雪松“迷雾”之后,还有多少底气

作者: 来源:深蓝财经 浏览: 2020-09-26 09:41:35
雪松信托发行新产品一年多来,未产生任何新增逾期。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雪松控股陷入了舆论风波。

9月22日,证券时报头版头条发布了针对雪松控股(雪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深度报道,其中包含新闻稿两篇《雪松“迷雾”——雪松信托“供应链金融调查”》、《雪松系528亿债务压顶还欠税局35.4亿税款》,同时刊发评论。

针对证券时报的报道,雪松信托及雪松实业连发声明,否认报道中提出的问题,称其为“不实报道”。

情况究竟如何?

528亿债务压顶、42只产品风控“裸奔”?

稿件《雪松系528亿债务压顶还欠税局35.4亿税款》中称,数据显示,雪松实业集团的负债总额,从2015年末的90亿元一路增长至2020年6月末的528亿元。截至2020年6月末,雪松实业集团累计还欠着税局35.4亿元的税款未缴纳。

9月22日,雪松实业发布声明,分7条驳斥了该文章观点,表示“不存在欠税”。

声明中称,我司业务经营一切正常,现金流稳定。专业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及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在今年6月发布的最新跟踪评级均显示,我司维持主体评级AA+,评级展望稳定,并评价“偿还债务能力很强”。

此外,雪松实业还表示,该报道对我司财务数据进行大量歪曲报道和恶意解读,形成严重不良影响。该报道未对我司做任何采访求证,文章信息和引用数据多处失实,充斥着误导和猜测,已对我司声誉造成恶劣的不良影响,我司将保留追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而《雪松“迷雾”》则质疑雪松信托自融。文章指称:

雪松信托连续发行42只“长青”系列信托计划,“长青”系列唯一的合作方为文心保理,产品总规模超过200亿元。而其底层资产,实际是“虚无资产”,风控处于“裸奔”状态。此外,转让了112亿元应收账款的两家融资人,是“假央企”,且和雪松信托产生间接关联。

针对该文章,9月23日,雪松信托发布声明,同样分7条,从产品总规模、底层资产、确权问题、风控问题等几方面进行了回应。

声明称,每笔应收账款的债权与债务一一对应。在事实层面并不存在报道所谓的“幕后融资人”,更不存在报道多处影射的“自融”。目前“长青”系列产品后期管理正常,产品回款正常,无违约迹象。

声明再次指出,该报道在未对我司进行任何采访的情况下,基于片面认识和恶意揣测,发布大量不实的信息及数据,对我司声誉构成严重不良影响,我司将保留追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媒体报道中的雪松实业与雪松信托均为雪松控股集团控股子公司,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实际控制。

雪松控股前身创立于1997年,总部位于广州,已连续三年名列《财富》世界500强;2020年,公司以2851亿元营收位列《财富》世界500强第296位。雪松控股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大宗商品综合性产业集团,拥有雪松国际信托和上市公司齐翔腾达(002408.SZ)、希努尔(002485.SZ)等企业。

投资者能不能放心?

媒体报道篇幅较长,雪松方面的回应也称得上专业细致,但对于大多数投资者来说,只有一个问题:我的投资是否安全。

媒体提到的“底层资产虚无”“风控裸奔”,也指向了投资安全。

雪松信托经营的应收账款融资,属于供应链金融模式之一。对金融机构而言,供应链金融服务可以扩大和稳固客户群,同时降低信息不对称带来的风险。在雪松信托的应收账款融资模式中,债务企业的主要由大企业构成,具有较好的资信实力。此外,保理商也承担商业信用风险。

供应链金融的应收账款“确权”难度大,因此,基于对每笔应收账款的货物流、资金流、合同、发票等多重信息的相互印证,也能形成有效风控。

媒体质疑雪松信托底层资产真实性时,雪松信托特别强调,公司从交易主体、交易双方盖章的购销合同、交易双方的交货确认书或对账单、仓库提货单、发票等方面,进行了严格的风控核查,“长青”系列产品底层资产真实有效。上述合同、发票、过户单据等全套资料作为信托财产的重要法律文件,由我司作为受托人按照相关法规要求进行保管,可随时接受所有投资者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预约查阅。

票据文件齐全,还可随时接受投资者的查阅,就是在对投资者说:你们放心。

事实上,雪松信托发行新产品一年多来,未产生任何新增逾期。截至到2020年9月22日,雪松信托所有新发行产品到期后均100%完成兑付。

对投资者负责

接盘“踩雷王”的雪松

而雪松控股的企业责任感,则体现在对待投资者的态度上。在金融公司频频暴雷的2019年,雪松信托不仅能独善其身,解决了昔日的问题,也就是雪松信托在回应中提到的“历史遗留问题”——“踩雷王”中江信托(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

中江信托成立于1981年6月,是经中国银监会批准的非银行金融机构,2012年10月更名,注册资本人民币11.56亿元。2016年,中江信托激进扩张,被誉为“黑马”。随即因风控不严频繁踩雷,2017年,中江信托净利润仅为1.73亿元,同比下降90.99%。

2019年4月,雪松控股收购中江信托71.3005%的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同年6月,中江信托更名为雪松信托。

雪松控股接盘时,中江信托逾期项目产品共计35个,总规模约79亿,累计涉及投资人2100多个。

雪松控股接手的是个烂摊子,但处理计划却有条不紊。

雪松控股正式入主后,马上启动中江信托历史遗留问题专项行动,公开承诺对2000多个投资者负责到底。并花3个月时间,在全球范围内,火速完成信托计划委托人信息采集与登记,通过收益权转让的方式创新性地解决了兑付的阻碍,并为完成登记确权的投资者垫付了逾期的利息。

2020月1月22日,雪松信托按承诺完成了2019年4月22日前逾期项目的化解,除个别投资人联系不上外,绝大部分个人投资者已得到兑付。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