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快速评论

董事长挥刀杀前妻!家族情仇背后,葵花药业正在经历什么

来源:深蓝财经 浏览: 2020-07-20 13:32:12
夫妻二人共同经营企业中,有些像黄光裕这样夫妻同心,也有些像“庆俞年”这样夫妻反目,但是像关彦斌这样挥刀相向的估计只此一家。7月16日,葵花药业(002737)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关彦斌“杀妻”案一审宣判。法院判决,关彦斌犯故意杀人罪,处有期徒刑11年。关彦斌不服,表示将上诉。辩护人曾称,关彦斌存在精神类疾病,为...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夫妻二人共同经营企业中,有些像黄光裕这样夫妻同心,也有些像“庆俞年”这样夫妻反目,但是像关彦斌这样挥刀相向的估计只此一家。

7月16日,葵花药业(002737)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关彦斌“杀妻”案一审宣判。

法院判决,关彦斌犯故意杀人罪,处有期徒刑11年。关彦斌不服,表示将上诉。辩护人曾称,关彦斌存在精神类疾病,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且有自首情节,但未被一审法庭采纳。

葵花药业是我国知名的上市药企,如果其董事长都不能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不知道企业员工和股民作何感想。

关彦斌的一生颇为传奇,他当过兵,从过政,辞官下海,三次创业,资产版图横跨米业、房地产、医药业,身价高达40亿。

步入晚年的关彦斌,本来可以为自己的人生画上完满的句号。然而,2018年12月22日,关彦斌在其前妻张晓兰父母家中,手持菜刀暴砍张晓兰4刀,致其失血性休克,创伤性面瘫,构成重伤二级。

行凶后,关彦斌举刀刺向自己的左胸部,并划伤自己的脖子。后经全力抢救,张晓兰幸免于难。案发次日,关彦斌在哈尔滨一家医院就医的被警方抓获。

在关彦斌被拘押的日子里,葵花药业业绩亮点不多,引发质疑的操作却不少。“董事长杀妻”案带来的影响,还会将公司带往何方呢?

白手起家的“半路夫妻”

葵花药业集团地处哈尔滨五常市,五常是个小城市,葵花药业之于五常,就相当于鸿茅药酒之于凉城,当地人曾说“五常就靠葵花活着”。

关彦斌生于1954年,满族,五常市本地人。18岁时参军入伍,是一名空降兵。退役后,关彦斌进入五常市第二轻工业局工作。1979年,已经成为二轻局团委书记的关彦斌辞职下海,到二轻局下属一家砖瓦厂任厂长,开启了商人生涯。

关彦斌接手砖瓦厂效益不好,仅剩1毛钱现金资产。就这样一家濒临倒闭的企业,却在关彦斌的手上起死回生,通过技术改造,砖瓦厂回到正轨。1985年,关彦斌冒险贷款820万从哈尔滨买下两台现代化的机器,开始大规模生产塑料产品,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几年后,塑料厂生意不好,关彦斌去深圳创业,然而这一次他栽了跟斗,亏掉2000万。

事业遭遇挫折,家庭生活也不顺利,1995年,关彦斌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段婚姻。

张晓兰比关彦斌小五岁,也有过部队服役的经历,与关彦斌结识于上世纪90年代初,此前也有过一段婚姻。

退役之后,张晓兰进入体制,在沈阳工作。1996年6月,已经是一名正处级干部的张晓兰辞职离开沈阳,来到了五常市。

张晓兰曾在接受采访时介绍,“我是从单位完全离职走的,走之前我已经是正处级干部了。因为那个时候他(关彦斌)非常需要帮助,他去南方,深圳东莞那边,与一位香港小姐创业,干得挺不错。但是,结算时,香港小姐把钱都结算在香港了,没有给他,他们当时签合同也签得不太好。这样他就亏损了2000万。”

对于张晓兰来说,完全是白手起家。在关彦斌的塑料厂里,张晓兰主要负责争取政府项目、争取优惠政策、申请国家贷款等工作。

1998年,当地的国有企业五常制药厂,因为连续亏损要改制出售,以关彦斌为首的塑料厂员工团队,买下了这家企业。买五常制药所花的一千多万元,也是由张晓兰完成借贷。

改制之后,五常制药厂更名为黑龙江省五常葵花药业有限公司,就是上市公司葵花药业的前身。

同样在1998年,关彦斌与张晓兰结婚。改制初期的葵花药业,关彦斌持股59.85%,张晓兰持股0.76%,是葵花药业最初的46位股东之一。

在二人共同的努力下,葵花药业发展迅速,2014年全年公司实现营业利润3.83亿元,净利润3.31亿元。同年12月30日,公司在深圳中小板上市,关彦斌和张晓兰成为上市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公司上市后,关彦斌身价大增,在2016年的胡润百富榜中以45亿元的身价位居榜单第890位。

老板娘“净身出户”的离婚案

这对半路夫妻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矛盾,外界不得而知,但是二人组建的家庭确实较为复杂。关彦斌与前妻育有两个女儿,关玉秀、关一;张晓兰则与前夫育有一个儿子宋萌萌。2008年,两人终于迎来共同的孩子——关童骏“小关”。

此外,据经济观察网报道,关彦斌与张晓兰婚姻期存续间内,关彦斌的女秘书还为关彦斌生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这个家庭有6个孩子,却来自三对不一样的父母。

关系微妙家庭成员,与公司管理纠结在一起。

对于葵花药业的发展,关彦斌曾总结为:广告拉、处方带、OTC推,游击队抢四线操作。

其中,广告拉是葵花发展史上最被人诟病的地方。从上市到2017年,公司用在广告营销的费用占公司营收的30%,而公司研发费用仅占2%左右。

也就是在这一段时期,葵花药业的业绩增速明显下滑,发展缓慢滞后。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关彦斌开始任用年轻高管,其中,他自己的两个女儿最受重视,被当做是葵花药业的接班人培养。

在2018年末,关彦斌提交辞呈。随后,关一、关玉秀分别接班葵花药业的总经理和董事长。

与亲生女儿相比,张晓兰的儿子宋萌萌明显低调很多,虽然宋萌萌也关彦斌直接控制的多家房地产公司中持有股份,并且参与了关家另一药企南京同仁堂的业务,但却未能在上市公司中谋得一官半职,远不能与关家姐妹比肩。

2017年7月,63岁的关彦斌与58岁的张晓兰离婚。

葵花药业的公告显示,张晓兰在这次离婚中是净身出户。根据当时公布的《股份分割协议》, 张晓兰在离婚后不仅没有分得关彦斌的财产,还将自己持有的葵花药业 64.97 万股股份、葵花集团76.01万股股份、金葵股份120.8万股股份一并给了关彦斌。以葵花药业当时的股价计算,张晓兰持有的上述股份价值约6300万元。

张晓兰的这一举动,让她一度被称为“中国好前妻”。

可惜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就此结束。

据经济观察网报道,张晓兰称,2018年12月,张晓兰带着“小关”从美国回国,到黑龙江大庆家中探望自己的父母。因为孩子想见爸爸,张晓兰联系了关彦斌。

2018年12月22日,关彦斌从哈尔滨来到大庆张晓兰的父母家中,两人在房间里交流了五六个小时。张晓兰回忆说:“我们谈家里的事儿,孩子的事情。”

张晓兰介绍,重点交流的另一个话题,则是《悬壶大风歌》一书。

《悬壶大风歌》是关彦斌几十年老友、原《哈尔滨日报》高级记者王作龙撰写的著作,出版于2018年,是葵花药业为纪念其改制20周年而推出的,关彦斌视该书为自己的个人传记。但张晓兰对《悬壶大风歌》很不满意,她认为,这本书没有如实反映自己在葵花药业改制、发展过程中的贡献。

张晓兰说,突然,“他(关彦斌)朝我走过来,我坐在凳子上不知道他过来干什么。他一把把我拽过去,搂住我的头,拿出菜刀,就砍我的脖子。一边砍,一边喊,‘我要杀死你!我要杀死你!’……”

好在经全力抢救,张晓兰幸免于难。

接近案情的人士称,案发后,关彦斌一直在寻求与张晓兰达成和解,但一审宣判前未能如愿。二审阶段,双方仍然会为达成和解而继续努力。

“关二代”掌权

控股股东频繁质押惹质疑

2019年,成了“关二代”正式执掌公司的第一年。

2019年,葵花药业业绩平平,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43.7亿,同比下降2.24%;净利润5.65亿,同比微增0.38%;每股收益为0.97元。

但管理层的“神操作”却引来诸多质疑。

受“杀妻案”的影响,葵花药业股价一度逼近跌停,为了稳定股价,葵花药业于2019年11月2日公布了一份股票回购方案。公司表示,拟使用不超过1亿元的自有资金回购公司227.27万股至454.55万股的股份,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比例为0.39%至0.78%,回购价格不超过22元/股。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回购股份期间,实控人却在减持套现。2019年7月30日至2020年7月15日,葵花药业发布了9次股东减持公告。

此外,控股股东更是频繁的质押,解除质押,再质押。

2020年7月2日,葵花药业公告称,其控股股东葵花集团有限公司质押3700万股,占其持股份比例13.95%,占公司总股本比例6.34%,质押用途为偿还债务、补充流动资金。

7月4日,葵花药业又发布了一则控股股东部分股份解除质押公告,将3800万股提前解除质押。而这则公告,将前一日葵花集团质押股份占其持股63.84%的比例降到了49.51%。

相关数据显示,从2019年11月开始,多笔股权质押的原因全部涉及“还债”,数额规模达数亿元。

截止2020年7月16日,葵花药业股价为14.98元,下跌6.49%。葵花药业的未来能否迎来转机,还需静观其变。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