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快速评论

地产失色,医疗失足,曾经的黑马房企如今只能“卖肉为生”?

来源:深蓝财经 浏览: 2020-03-20 11:19:41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前股东起诉现股东,一场债务官司牵出过往坎坷,同时也让资本市场对“蓝润系”的未来产生种种疑问。

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不少医疗股迎风而起,开年以来医疗板块一度涨超25%。但蓝润系旗下上市公司ST运盛(600767)股价“逆势而退”,1月2日至今,股价竟然下跌25%。

ST运盛是一家命途多舛的公司,长期在“带帽摘星”的边缘徘徊,股价更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股价的大幅下跌只是这家上市公司衰落的真实写照,而近期的一则债务官司,更是让资本市场注意到,当初斥资8.4亿元入主ST运盛的蓝润集团,正处在地产、医疗方面面临“双失”状况。

前股东与现股东对簿公堂

3月16日,ST运盛发布公告,上海九川以追偿权纠纷为由起诉ST运盛,导致公司账户中188万元人民币被冻结,对公司日常资金支付结算等事项造成影响。

公告显示,此次纠纷中的原告,是上海九川(即“上海九川投资有限公司”)。被告一为ST运盛的上市主体,运盛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二为成都九川(即“成都九川机电数码园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被告三为蓝润华锦(即“成都蓝润华锦置业有限公司”),属蓝润集团旗下。

该案件要追溯到2017年10月,上海九川与成都九川,就一起追偿权纠纷达成和解,成都九川同意向上海九川支付款项共计人民币3200万元。

截止2018年6月12日,成都九川依次向上海九川支付款项2800万元,还有400万元至今仍未支付。

而2016年5月10日,运盛医疗曾向上海九川出具《承诺函》,承诺“如成都九川无法履行支付工程款的责任,造成上海九川经济损失的,运盛医疗愿意承担一切经济损失”。

因此,上海九川要求运盛医疗和成都九川立即支付款项、利息、律师费等共484万元,并要求蓝润华锦承担连带保证担保责任。

这宗案件中的4位原被告关系颇为复杂,上海九川曾是ST运盛的大股东,蓝润集团则是ST运盛的现控股股东,ST运盛又曾是成都九川的持股方。

究竟是怎么回事,不妨回头看看ST运盛坎坷的一生。

从地产到医疗,一只壳的坎坷经历

运盛医疗的前身是运盛实业,一家地产公司,2006年就已经是*ST运盛了。

上海九川投资董事长钱仁高,出资1.8亿,从香港太平协和集团手中正式购得*ST运盛29.9%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顺利借壳上市。

钱仁高是温州平阳人,早年是温州当地的一位医生,到上海创业后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拿下*ST运盛时,钱仁高舞弄的概念是工业地产。

但上海九川入主运盛实业后,运盛实业不仅频频亏损、财务风险重重,且7年未给投资者分红,反倒是董事长钱仁高连年高薪,甚至被称为“2011年A股非国有上市公司最差CEO”。

2013年末,钱仁高似乎回忆起了自己的“老本行”,开始带领运盛实业向医疗领域转型。

2014年9月,运盛实业通过“收购+增资”拿下上海融达信息51%股权,耗资5912万元。2016年又斥资2950万元收购上海融达信息27.69%股权,进而对其控股78.77%。

2015年5月,公司通过了更名提案,更名为运盛医疗。变更经营范围为“从事医疗科技领域内的科技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技术转让。医疗器械经营;投资咨询和投资管理;医疗行业计算机软硬件的技术开发、项目投资管理;实业投资管理,企业管理咨询”。

image.png2015年正式转型,带来了一轮股价上涨,也带来了运盛医疗的股价巅峰。如今,股价已不及当时的十分之一。      

然而,转型后的运盛医疗仍然业绩不佳,2015年、2016年运盛医疗连续亏损。大股东上海九川也陷入民间借贷、合同纠纷等案件,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董事长钱仁高直到现在仍然是一名老赖。运盛医疗受到波及,2014年12月至2016年2月,上海九川持有的运盛医疗股权先后6次遭轮候冻结。

image.png在这样的背景下,蓝润集团如同一名“白衣骑士”,介入了运盛医疗。

蓝润集团“失足”

斥资8.4亿布局医疗领域

2016年6月,上海九川以15.7元价格将其持有的5350万股公司股份转让给蓝润集团旗下的蓝润资产,交易对价合计8.4亿元,股份转让后,蓝润资产成为运盛医疗第一大股东。同时,基于对运盛医疗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以及对公司价值的认可,蓝润资产还公布了增持计划。

入主运盛医疗后,运盛医疗因连续2年亏损,再次“带帽”,为避免2017年继续亏损,运盛医疗转让了部分资产。2017年8月份,“蓝润系”蓝润华锦,以4120.90万元的股权转让价格,和1.98亿元的债权转让价格,收购了运盛医疗持有的成都九川的全部股权和相应债权,为公司产生投资收益约1986万元。

这一次收购被解读为大股东输血,同时加重了蓝润集团对运盛医疗的掌控度。但“输血”没能让运盛医疗成功摘帽——2017年公司虽扭亏为盈,但扣非净利仍然为负,纷杂的债权官司也没能完全解决。

2018年第一季度,运盛医疗再次陷入亏损,到第四季度才再次扭亏,全年净利润2040.8万,扣非净利463.72万。2019年,前三季度连续亏损;此前,运盛医疗发布2019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预计净利润为-7925万元到-5615万元,扣非净利润为-8763万元到-6453 万元。  

image.pngimage.png不难发现,3年多的时间里,运盛医疗成了蓝润集团的一道“伤口”,不仅没能取得收益,反而带来了接连的亏损和债权纠纷。

蓝润集团看中的医疗业务也并无建树。

入主运盛医疗时,蓝润资产表示将择机剥离公司原经营不良的资产,并注入医疗相关优质资产。但当时的“蓝润系”并没有医疗相关的资产,直到今日,蓝润集团旗下的医疗业务仍然集中在运盛医疗身上。

运盛医疗旗下最重要的医疗资产为:上海融达信息、丽水运盛、旌德县中医院及运晟医疗。

2019年12月,运盛医疗突然卖掉了上海融达信息!公司公告称,拟向上海流沅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转让上海融达信息78.77%股权,出售价6301万元。也就是将上海融达信息股权全部卖出,且比当年买入时,少了2500余万元。公告还披露,2019年1月至10月,上海融达信息净利润亏损2764.75万元。截至2018年12月,净利润为906万元。             

在运盛医疗2019年预亏的原因中,还透露了上海融达信息商誉减值问题。公告称,公司医疗信息化和医药流通业务实现的销售收入比上年大幅减少,利润随之下降。同时,由于业绩未达预期,上海融达信息的商誉,及丽水运盛人口健康信息科公司的无形资产出现了减值迹象,公司按照会计制度规定计提了资产减值损失约4600万元。

昔日“黑马”房企,如今已掉队

在医疗板块“行差踏错”的同时,蓝润集团还失去了在地产领域的优势。

蓝润集团,是昔日“达州帮”的重要阵地。

戴学斌和董翔夫妇通过怡君控股和怡君控股旗下上海信赫投资,控制蓝润发展、蓝润集团,“蓝润系”如同一张网,网住了数十家公司,上市公司除了ST运盛外,还有龙大肉食(002726)。

image.png

蓝润集团的基础业务是房地产,2013年,蓝润集团在土地市场“豪掷50亿9连拍”震惊成都楼市。一度打败保利、蓝光、万科、华润、国嘉、佳兆业等品牌房企,成为“强势拿地”的代名词。当年,一位房地产营销公司老总甚至戏称,因为蓝润,2013年房企要在成都拿地很难。

2014年,蓝润集团突进中国地产100强;2015年,蓝润又斥资100亿发力商业地产,戴学斌黑马势头不停。2016年,蓝润集团以338亿营收一跃进入中国民企500强,在克而瑞房企销售TOP200排行榜中,流量金额排名114,权益金额排名103位。 

image.png进入500强的这一年如同分水岭,在楼市横冲直撞的蓝润集团在挖掘医疗领域的同时,突然开始淡出土地市场。

从2016年开始,房企开始走向两极分化,排名靠前的房企越走越快,地方房企也纷纷布局全国。而蓝润集团,在地产领域被渐渐抛下。拿地速度减慢,且始终没有“出川”。2018年、2019年蓝润集团拿下的地块,均处成都。

而克而瑞房地产销售额TOP200强排行榜中,2017年至2019年,蓝润集团已经连续3年不见踪影。

但蓝润集团布局的另一家上市公司——龙大肉食,业绩十分抢眼。

2018年6月,蓝润集团斥资19.7亿元从龙大集团累计收购龙大肉食15121万股,2019年5月,斥资12.29亿元收购龙大肉食7485.68万股,合计占该公司总股本近30%。

据龙大肉食业绩快报显示,得益于2019年的猪肉行情,其净利润达2.36亿,增长33.15%。  

image.png

布局医疗“失足”,地产领域“失色”,未来的蓝润集团只能“卖肉为生”了吗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