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快速评论

泸州老窖水污长江!销售狂砸34亿做不好环保,董事长曾说“要参与绿水青山建设”

来源:深蓝财经综合 浏览: 2019-05-13 10:10:39
5月9日下午,中央第五生态环保督察组向四川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况显示,泸州市督察整改工作不力,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滞后,重点企业违法排污问题突出,大量污水直排长江,其中知名白酒企业泸州老窖被点名批评。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5月9日下午,中央第五生态环保督察组向四川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况显示,泸州市督察整改工作不力,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滞后,重点企业违法排污问题突出,大量污水直排长江,其中知名白酒企业泸州老窖被点名批评。

现场检查发现,泸州老窖罗汉酿酒基地污水处理站实际进水化学需氧量浓度长期高于设计处理浓度,导致生化池漂浮大量死泥,加之加药系统老旧,药剂混合不均匀,污水处理设施长期不正常运行。

实际上,泸州老窖并非第一次因为违法排污而被通报,早在2012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泸州老窖就曾因污染物超标排放两次被四川省环保厅通报。排污问题一直都是白酒企业的一大软肋,目前正在排队IPO的郎酒此前也多次因排污问题被点名。

排污超标26.5倍

泸州老窖遭点名批评

督察组发现,四川泸州市大量污水直排长江。泸州市在推进长江干流、沱江等重点流域水环境整治中不作为、慢作为。城南、城东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不足、管网建设滞后,主城区大量污水直排环境。

现场检查发现,泸州老窖是泸州市大型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其罗汉酿酒基地污水处理站实际进水化学需氧量浓度长期高于设计处理浓度,导致生化池漂浮大量死泥,加之加药系统老旧,药剂混合不均匀,污水处理设施长期不正常运行。

因管网破损,部分污水直接渗漏外排至市政排污渠,渗排污水化学需氧量、总磷、悬浮物浓度分别高达345毫克/升、27.5毫克/升、80毫克/升,均超过行业直接排放标准限值,化学需氧量和总磷浓度分别超标2.45倍、26.5倍。

污泥处理从未按标准执行

污水直染长江流域

按照环评批复要求,罗汉酿酒基地污水处理后产生的污泥应送锅炉焚烧处置,但企业从未按此执行,而是将其混入生活垃圾后由市环卫所送生活垃圾填埋场填埋,且没有处置协议和转运联单。2018年1月,企业通过立春机械设备公司与龙马潭利民环卫服务部签订污泥外运填埋合同,但未对处置情况进行跟踪,后者实际将污泥直接倾倒至苗圃基地,带来环境污染隐患。

此外,泸州国粹酒厂将生产废水直排厂区雨水管网,最终经市政排污渠排入长江,污水化学需氧量浓度高达1700毫克/升。

实际上,这并非泸州老窖第一次因为违法排污而被通报了,早在2012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泸州老窖就曾因污染物超标排放两次被四川省环保厅通报。据悉,泸州老窖旗下罗汉酿酒基地位于泸州市东郊的罗汗镇石梁村附近,紧邻长江,是泸州老窖重要的酿酒基地之一。

当时的通报显示,据不完全查看统计,该基地至少有3个排污口向外排放污水,还有一部分污水混入河道原有污水中排入长江。

实际与年报不符

泸州老窖用事实狂打脸

有白酒业内人士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上不少酒企环保意识淡薄、技术和资金问题、或多或少都存在排污工作不到位的情况,不过泸州老窖作为营收过百亿的大型酒企还存在这样的问题,始终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尤其是现在政府对环保越来越重视,不舍得花点钱解决排污问题,说明管理团队缺乏应有的社会责任和职业担当。”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作为泸州老窖的掌门人,泸州老窖董事长刘淼在此之前还公开批评中国白酒的责任意识不断加强,当前白酒行业在做大做强的同时,应该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

泸州老窖也在2018年报中称,“公司旗下罗汉基地建有污水处理站,安装有COD、氨氮、总磷、总氮、流量自动在线监测仪,实时监测数据与上级环境保护部门联网运行,污染治理设施正常运行,废水各项指标达标排放。公司各生产区域实施雨污分流,城区酿酒老作坊高浓度废水采取汽车槽车转运公司罗汉污水站处理后达标排放。”

2.jpg

公司此前还公告宣称,“泸州老窖建设项目全部按照国家环境保护法规的要求开展环境影响评价并获取环境保护行政许可,如酿酒工程技改项目、泸州老窖智能化包装中心技改项目、污水站提标技改项目等全部开展了环境影响评价并获得环境保护行政许可。”

但是此次被中央环保组通报的似乎与公司年报中披露的环保工作“并不一致”,对于这一问题记者致电公司采访求证但是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收到回应。

据悉,这已不是泸州老窖第一次因为违法排污被通报了,2012年,泸州老窖就曾经因为排放污染物超标的问题两次被四川省环保厅通报。通报里指出,据不完全查看统计,该基地至少有3个排污口向外排放污水,还有一部分污水混入河道原有污水中排入长江。

据五谷财经报道,有酒圈人士表示:“泸州老窖在排污上存在这么多问题,却始终没有得到解决,直到被督察组发现,因此,泸州老窖董事长刘淼等管理团队难辞其咎。如今大型酒企的利润那么丰厚,还不舍得花点钱去做排污工作,说明管理团队缺乏应有的社会责任和职业担当。”

销售费用狂砸33.93亿

却无钱做环保?

虽然在环保方面吝啬,但是在“砸钱”做广告方面泸州老窖从来都是大手笔,公司2018年营收、净利润分比为130.56亿元、34.86亿元。同时2018年公司销售费用约为33.93亿元,相较于2017年24.12亿元,增幅在41%左右。对此,泸州老窖方面在公告中表示,这主要系为了提升品牌影响力促进销售,本期继续加大广告宣传和市场促销的力度影响所致。

3.PNG

4.PNG

据悉,2018年,泸州老窖全面推动国窖1573占位“浓香国酒”,泸州老窖打响“品牌复兴”战役,大力开展“封藏大典”“瓶贮年份酒全国巡回鉴评会”“国际诗酒文化大会”“高粱红了”等一系列宣传活动;并在金砖国家工商论坛、俄罗斯世界杯、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等活动植入宣传。

酒厂排污超标

泸州老窖不是个例

2004年,郎酒因污染被泸州市环保局列入限期治理名单之中。

2011年2月25日,郎酒因废水和二氧化硫烟尘超标被列入限期治理名单。

2012年,郎酒因污染先后两次被四川省环保局公开通报批评。

2012年3月15日,郎酒因废水超标排放被四川省人民政府挂牌督办。

2012年4月24日,郎酒因废水、废气超标再次被通报批评。

企业多大,社会责任就该有多大,在将企业做大的同时,也不应该忘记要造福社会。

深蓝财经综合自财联社、五谷财经。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