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快速评论

“千疮百孔”的海银系帝国…控制上千家公司却频遭监管层点名、借贷纠纷缠身

来源:深蓝财经 浏览: 2019-05-10 10:28:54
曾经,由韩宏伟、韩啸父子掌控的海银系公司闯入A股市场,因频繁举牌而声名鹊起的同时,也招致无数的质疑。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曾经,由韩宏伟、韩啸父子掌控的海银系公司闯入A股市场,因频繁举牌而声名鹊起的同时,也招致无数的质疑。

image.png

图/韩宏伟

2019年,海银系面临的问题似乎集中爆发了。

3月,大幅减持东方银星,被解读为“撤退”。4月,张绍波因内幕交易匹凸匹(600696)股票,遭到证监会没一罚三的处罚,共计1.03亿元。处罚书中,再次出现了海银系的身影,被监管层指出牵涉内幕交易。

此外,甚至牵涉进众多“民间借贷纠纷”,并被指“非法贷款”、“套路贷”。

从一家公司到上千家公司

海银系的传说,是从二十多年前开始的。1985年,河南商丘人韩宏伟从部队复员,分配到一个国有企业工作,两年后辞职创业。最早靠汽车修理和租赁起家,后汽车贸易生意越做越大,韩宏伟兼并郑州炼油厂,建立亿众企业,并成立了专门参与医疗资源整合的福斯特控股。

2004年,在上海创业不久的韩宏伟,联合在上海的一批豫籍企业家,发起成立了上海市河南商会,这是国内第一家异地河南商会,并以商会为基础成立了豫商集团。随后,韩宏伟及其子韩啸开始了不断的转型和跨界,先后成立五牛基金、海银财富管理有限公司、豫商集团和银领资本,逐渐形成了以韩宏伟、韩啸为首的公司体系,业务框架包括财富管理、资产管理、保险、普惠金融、文化旅游,并细分了基金销售、科技金融、私募股权投资和小贷业务等。

image.png

据不完全统计,该体系控制着大大小小超过千家公司,这些公司被市场统称为“海银系”。

但如今,海银系的公司开始出现问题。

2017年7月,《投资有道》报道称,海银系旗下重要的P2P平台海银会涉嫌无视限额令、涉嫌关联交易、超额发标等违规行为,发布动辄高达6000万的超大额标无视监管。

2018年9月,P2P平台频繁爆雷,海银会也曾爆出逾期,公司曾发布一告知函,解释称“由于底层资产处置复杂,涉及到税务等清算问题,影响投资人投资款与收益支付时间”。

多家海银系公司官网出现异常。

截止2019年3月,豫商集团、银领金融无法打开;海银会网站仅剩下安全保障、媒体报道等内容,且停留在2018年1月;五牛基金官网最新内容停留在2017年11月。

新处罚牵扯出的旧案子

早年,韩氏父子在A股崭露头角的方式,是疯狂举牌。

2013年4月至6月,韩啸控制的五牛基金增持天目药业,并持股达到5%,又于2014年四季度开始减持,2015年一季度后正式退出天目药业前十大股东。同样在2015年,韩啸再度举牌新黄浦。

而这种程度的举牌对于韩氏父子来说不过是牛刀小试,其对东方银星和匹凸匹的狙击才真正令人瞩目。

2013年5月,韩宏伟旗下的豫商集团第一次举牌上市公司东方银星,随后,又在6月、7月、8月三次举牌东方银星,用三个月的时间拿下东方银星20%的股权。

彼时,东方银星的第一大股东银星集团也采取了反击措施。2014年4月,东方银星突然宣布重大事项停牌,7月公布重组标的为东珠景观,借此实现东珠景观曲线上市。对于这一决定,豫商集团公开表示反对,并在2014年8月,第五次举牌。

到2014年10月,银星集团与豫商集团都同时持有东方银星29.9999%的股份,达到要约收购线,豫商集团与银星集团间的争夺陷入胶着。

这场旷日持久的宫斗持续了5年,东方银星则陷入了“流水的第一大股东,铁打的第二大股东”状态。直到2018年7月,豫商集团终于表示出了“顺从”的态度,承诺“全力支持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对公司的经营管理”。但豫商集团主动向东方银星大股东低头前之前,东方银星股价已经连续6跌停,因此普遍认为合作态度是豫商集团不得已而为之。2019年3月11日至4月4日,豫商集团快速减持东方银星,持股有比例下降至12.52%,被解读为豫商集团撤退的实质性举动。

在这一场股权争夺战中,豫商集团就曾被指涉嫌泄露内幕信息。

2014年11月11日,东方银星发布公告称,豫商集团在收购东方银星股票过程中,豫商集团董事长韩宏伟的配偶王沛曾违规进行短线交易。随后,东方银星再度发布公告,重庆市公安局已于10月23日对豫商集团以涉嫌泄露内幕信息罪、王沛等人涉嫌内幕交易罪立案侦查。

2015年,上海证监局出具处罚书,韩宏伟控制的豫商集团、海银财富在2013年买卖东方银星股票的过程中,未按规定披露持有相关股票信息,利用员工账户使用豫商集团的理财资金交易东方银星股票,并获利数百万元。海银财富被罚没近500万,韩宏伟则被给予警告,并被罚款5万。

而2019年4月26日,证监局发布依法对张绍波内幕交易匹凸匹案作出行政处罚,没收其违法所得2585万元,并处以7756万罚款。该处罚则牵扯出了海银系与匹凸匹的爱恨情仇。

2015年7月份到9月份,在匹凸匹股价下跌了近30%之际,以韩啸为法人的五牛基金以较低的成本累计从二级市场买入匹凸匹170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达到举牌线。但匹凸匹未及时予以披露。随后,上交所对公司紧急停牌,并对公司及相关人员实施相应的处罚。

2016年3月,匹凸匹发布的2015年年报显示,其控股股东变成为五牛基金,持股比例为9.28%,而韩啸则成了公司的实控人。

2017年2月,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经证监会查明,2014年1月至2015年6月,匹凸匹原实控人鲜言操纵匹凸匹股价。证监会拟对该违法行为处以没一罚五的顶格处罚,由于鲜言还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数案并罚,对其个人拟作出的行政处罚罚没款金额达到34.7亿元。按照法定程序,证监会还将听取当事人陈述和申辩意见,将依法尽快作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

2017年7月,公司名称由“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务(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岩石企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变更为“岩石股份”,也就是今天的ST岩石。

匹凸匹2018年报提及2017年证监会对匹凸匹作出的《行政处罚书》,其中认定公司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的有关规定,构成违法行为。在2019年3月17日,经董事会已经批准确认了预计负债和营业外支出约1700万元。

2019年4月2日,上海监管局发布了对张绍波的处罚书,其中梳理了张绍波2015年内幕交易匹凸匹的时间线,再次波及到了五牛基金。

image.png

2015年7月,五牛基金及一致行动人开始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交易系统持续买入“匹凸匹”。8月,五牛基金陆续召开会议及编写讨论收购匹凸匹。2015年8月21日,韩某收到五牛基金出具的有意收购匹凸匹的《匹凸匹分析报告150821》。2015年12月28日,五牛基金与鲜某等正式签订转让协议,获匹凸匹8.84%股份。

查询公开消息可知,韩某即韩啸,鲜某即鲜言。

上海证监局认为,韩某作为五牛基金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是内幕信息所涉收购事项的主要决策者,属于《证券法》第七十四条第七项规定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其知悉内幕信息的时间不晚于2015年8月21日。

与此同时,张绍波为内幕信息知情人韩某的好友,两人关系密切。内幕信息形成后至公开前,张绍波与韩某通讯联络十分频繁。

民间借贷纠纷

对于韩氏父子来说,河南是其发家之地,但其曾广而告之在河南的投资,却是几处偏僻房产,而且问题重重。

据证券时报·e公司报道,天津一起民间借贷纠纷背后直接牵涉海银系旗下重要平台银领金融,以及韩宏伟家族成员王滇、王贺,以及王子、黄炎、王昆峰、朱汉亚等人。

在天津海河古文化街码头旁边,天津市中心的繁华宝地,本该同样繁华的玉鼎商业楼却是一片萧条。金地康成原总经理李睿雅介绍,玉鼎商业3号楼之前已经完成大部分招商。在网上关于玉鼎商业楼4号楼司法拍卖页面,也出现特别提示,“评估时的房屋状况已发生改变,屋结构已拆改”。究其原因,是因民间借贷纠纷和股权纠纷所致。

目前,玉鼎商业楼产权在金地康成名下,物业管理则为广友物业,蔡光野为广友物业实控人、金地康成原大股东。2014年5月和2014年9月,蔡光野通过黄炎进行了两轮借款,借款金额分别为1.845亿元和1.77亿元。在2016年5至10月份,其又通过自然人王子借款2.35亿,主要是用来“平黄炎借款”。

当事方蔡光野称:“这些借款看似是向自然人王子、黄炎等民间借贷,但背后的实际出借方均是没有贷款资质的银领金融。”另外,蔡光野还称,他多次还款都是王子、黄炎或银领金融等委托、点名转账给其它自然人(王滇、王沛、韩啸等),之后却不被承认,“相关方互为利益整体,这是典型的套路贷”。

因为这些借款,2017年初开始,王子、黄炎分别与蔡光野已进行了2年多的民间借贷纠纷诉讼。

在与王子的案件文书中,蔡光野与广友物业称,涉案款项性质并非广友物业向王子的借款,其并无出借高额款项的资金能力,王子与黄炎等人均系放贷公司(银领金融)对外的名义出借款项。另外,广友物业还称自己并未获得实际资金利益,广友物业的账户均被王子等人控制,款项在收到当日已被转出至案外人黄炎账户。

根据一份标注有“2019年2月22日上海法院电子诉讼档案材料证明用章”的庭审笔录,黄炎表示“其未曾指定或委托李爱清、王滇、王沛、蔡莉君、韩啸作为黄炎的收款人”,因此蔡光野方向上述几人打款并非是对黄炎的还款。

不过蔡光野称,在今年刚刚进行的审理中,因其提供相关证据,上述部分欠款被调整。

除了天津的这起民间借贷纠纷牵涉到海银系相关公司银领金融外,记者还在法院文书网上查询到:黄炎与上海东方国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东方国贸)案件牵涉五牛基金,王滇与上海建安防腐绝热有限公司(建安公司)、张新国案件牵涉到王滇和豫商典当,镇江公路管理处与胡岸枞案件同样牵涉到王子、黄炎、王滇、银领金融等。

此外,直接或间接牵涉到韩宏伟、韩啸民间借贷纠纷不在少数,天眼查显示,韩宏伟周边风险529条、韩啸周边风险830例,仅看韩啸的300条法律诉讼中,就有相当数量的民间借贷纠纷。

股权之争与再融资

以高额利息对外贷款获利或只是海银系相关公司目的之一,蔡光野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对部分贷款“取得抵押产权或股权,并再进行大额融资”,也是海银系公司重要运作手段。

通过公开资料查询,王子、黄炎、王滇、王贺等,均与韩宏伟、韩啸父子有密切关系,而且均在或曾经在韩氏父子旗下公司担任重要职务或直接持股。

股权变更记录显示,在2016年12月7日,金地康成确实由蔡光野方转移至王子、黄炎方。目前金地康成股权穿透后,最终受益人均为与海银系关系密切的王昆峰、王贺、洪更云、王子等四人。

2016年底之前,蔡光野、李睿雅等通过昱友集团100%控制金地康成,据金地康成前总经理李睿雅介绍,2016年12月初,银铃金融委托黄炎、王子等与蔡光野等谈金地康成的股权置换,另外还包括一份股权归还协议,即蔡光野将钱款还清后,被王子、黄炎掌控的50%昱友实业股权将重新归还。

据介绍,双方谈妥协议后,黄炎、王子迟迟不盖章,后来双方不欢而散。李睿雅讲到:“但后来才发现,工商资料已经被变更。”其中本来留白的李睿雅关键签名,被指是“伪造”。这也有了后来双方的股权之争,并波及玉鼎商业楼。而且双方民间借贷纠纷官司仍在继续。

在入主金地康成后,依托玉鼎商业楼,海银系旗下公司发行了相关私募股权基金。银领玉鼎股权并购私募投资基金一号私募基金,管理人上海银领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银领基金);产品规模2.8亿元;资金投向为通过通过认购宁波梅山保税港区茸纳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梅山保税港)的优先级份额,间接持有天津金地康成股权。股权资料显示,2017年12月7日银领股权基金成为梅山保税港的出资股东。

股权变更记录显示,银领基金在2017年12月7日成为梅山保税港的出资股东,金地康成年报显示,在2016年年底之时梅山保税港便已是金地康成的重要股东,可以查询到的2017年5月时梅山保税港的两大股东王子和上海菁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菁硕资产),均与银领金融有着密切关系。也就是说,银领金融以金地康成为标的私募融资,全部在海银系掌控的几家公司内部运转。

来源:深蓝财经综合自e公司官微(ID:lianhuacaijing)、中国证券报、证券日报、大河报等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