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媒
快速评论

马云,请别把记者都挖光了……等等,挖我还是可以

作者:深蓝财经 编辑:xuke 浏览: 2018-11-09 09:51:14
在微信朋友圈,有两个日子是每年固定的媒体人刷屏时间。一个是初夏的汶川大地震纪念日,一个是初冬的记者节。
分享到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QQ空间

作者:涂劲军(深蓝财经创始人)

来源:深蓝财经

在微信朋友圈,有两个日子是每年固定的媒体人刷屏时间。一个是初夏的汶川大地震纪念日,一个是初冬的记者节。

在这两个日子里,你从来没见过身边竟然潜伏着那么多的记者。他们反复晒出曾经采访过什么牛逼的人,经历过什么重大新闻事件,在汶川地震中见过多么悲惨的场景,还有的说自己在某次采访中差点被“黑社会”砍死了……

总而言之,平时大家习惯了朋友圈里看晒深夜美食、旅游照片的,在这两天都要跟着机动一番,仿佛所有人都要立马重返新闻行业一样。

但事实上,这两天过后,一切回归往常,该离职的离职。越来越的传统体制内的媒体记者们正在用脚投票,与他们曾经所向往的、所奋斗的、甚至所谓战斗的新闻战线告别,有的甚至加入了他们曾经厌恶过的行业,比如公关业。

公关业,本质上并不应该被媒体人厌恶,实际上它也是一种企业发展中的需要。正常公关工作,实际上是企业与相关机构尤其是媒体机构沟通解释、回应以及维护正常关系的部门,但是在实际操作中,中国的企业公关难以避免是反正常报道的,反舆论监督的,这和不少的记者梦想完全是极端对立关系。记者的梦想是什么,过去说是“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后来说是忠实记录时代命运,再后来到现在,有的人调侃成“铁肩担宣传,妙手写软文”了。所以,这天然就是和不少记者最初的梦想是对立的。

这种情况如果是发生在一些中小媒体就不说了,为了生活,倒也理解。然而,一项数据显示,过去一直认为是中国新闻殿堂、最具有新闻理想主义专业主义的南方传媒圈,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记者被挖去了公关部门。

经济观察报首席记者李微敖在今天写的一篇《马云先生,你到底要收走我多少老同事?》文中首次透露:“这五六年来,我曾经工作过的《财经》杂志、《南方周末》,此两家新闻机构里,我认识的老同事,跳槽去阿里巴巴的,不下20号人了。如果加上自己不认识的,更要多得多。”“我们经常打趣,如果开年会,里面原来‘南方系’的,可以坐三四个桌子;《财经》财新系的也可以坐三四个桌子”。

南周、财经曾经是中国两大新闻殿堂,被誉为新闻专业主义的最好的两大媒体阵营。

南周,让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人第一次看到新闻报道还能那样报道,故而成为中国新世纪开启后的南周现象。上世纪90年代末期到2010年前后,南方周末、包括南方都市报,激励无数中国年轻人向往成为一名新闻记者。

笔者也是当年这些年轻人中的一员,当年笔者在西部某知名媒体工作,做梦都是想做像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那样的报道。有领导当年为了关照我建议我去房地产部门做专刊记者,我为了做南周那样的新闻,果断拒绝,就是为了留在机动新闻组,这足以说明南周这样的媒体在新闻里程碑上是有无可替代的地位的。

财经杂志则是北方那个寒冷的环境下诞生的另一个新闻标杆。这要归功于铁娘子般的领导人物胡舒立,因而才有了一大堆优秀的新闻报道,比如《基金黑幕》、《银广夏》等脍炙人口的财经报道。后来,胡舒立离开创办了财新传媒,一样沿袭了《财经》创办时的优良传统,很快也树立了口碑。

上述两大阵营的媒体,竟然有如此众多媒体人甩手去了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确实让人扼腕痛惜。所以,李微敖在文章中自然呼吁马云先生,不要把他的同事都挖光了。

实际上,不仅只有马云挖走了不少优秀媒体的优秀记者,在过去的多年里,媒体记者转行转型做公关,一直没有断过。

深蓝财经是国内较早促进财经记者互助的社群平台,一直以来都在通过各种方式推动记者互助提升报道业务能力,促进记者转型。早在2013年,深蓝财经就组织过记者转型探讨,专栏作家张威当初就专门盘点过一些从媒体转行做公关的人。

事实上,财经、南周、南都还不是媒体人转型做公关最多的,南周系的21世纪经济报道才真正是公关行业新进人才的“黄埔军校”。

2013年的时候,21世纪经济报道的前记者中,徐继业已经成了百度公关总监;朱平豆成为腾讯MIG电脑管家等业务公关市场负责人;许扬帆进了腾讯在线媒体事业部;顾建兵成了阿里巴巴集团公关总监;颜乔成为天猫公关部负责人;杨磊成了阿里巴巴集团总监;郎朗加入了腾讯电商。

此外,当时就已经有了羊城晚报的张军,进了腾讯公司公关部;南方日报的陈亮,成了支付宝公关总监;南方周末的曹筠武去了聚美优品;新京报的调查记者杨继斌、黄玉浩也去了互联网公司做公关。

还有些转行更早的,已经在公关界换了好几个窝了。

同样在2013年的报道就显示,新华社前记者宁树勇1998年跳槽,先后在摩托罗拉(中国)、索尼爱立信(中国)、陶氏化学公司亚太区做公关,2010年加入沃尔沃汽车集团中国区。

新华社前记者李国威,1996年转行进了生力啤酒任中国传媒经理,1998年加入通用电气任公关总监。

在第一财经效力多年后,在21世纪商业评论杂志短暂工作的徐洁云,加入了小米。

2014年有一个轰动全国的媒体行业新闻——南方报业集团有202名集团聘员工离职,这一数据在2012年、2013年分别为141人、176人。而在这离职的202名员工中,以记者编辑等采编人员为主。

当时,这个新闻引发了媒体行业里的热议,当时媒体记者们纷纷感叹“媒体的寒冬”来了。

喊归喊,走还是要继续走的,所以到现在,每年很多媒体记者都是在一边喊冷,一边悄悄走了。只不过在过去的冬天,可能只有一个马云在虎视眈眈盯着各家媒体的当家花旦,但是现在背后还有京东、拼多多……

马云等等大佬们把媒体记者们挖走,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生命有限,有的时候梦想可能存在于有限的青春里。那些曾经怀揣为公众谋福祉的年轻记者们也要老去,他们也有了家庭,在梦想不断雨打风吹去的日子里,逐渐把为公众利益服务变成了为亲人服务。提高亲人们的生活待遇,可能真的才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最核心的目标,他们只是去做了自己最该做的事情。

笔者的一个前同事,在媒体的时候一年顶多挣个10多万,去了阿里巴巴之后,一年收入100多万,他还是一个级别不高的PR。另外,他还有价值200万的期权。

1年工资当在媒体10年。但是人生有几个10年呢?换着你,你去吗?

只不过,今天是记者节,好像只是为了一些钱,咱们就把梦想丢在一边,是不是觉得太势利了。

但是在有些时候,当你既无法实现梦想,又无法挣点钱的时候,建议你还是想尽办法挣钱吧,至少可以提高自己和家人的生活质量,相信财经记者的智慧都是无穷尽的。

只是,在中国一些企业做公关,有时候你真的需要忘记你曾经做过的那些梦。你说呢?

最后送各位曾经的记者、现在的记者一首歌《曾经的你》,祝福大家记者节快乐!


深蓝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热门资讯
财经风向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